Yi Sin Li

讀過 8 本書  ·  給過 10 個評分  ·  寫過 4 則留言  ·  摘錄 11 段文字  ·  分享 0 個連結
全部摘錄(11)
Yi Sin Li 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摘錄了一段文字。
2個月前
p230把自己照顧好其實是乍見自己的個體性最好的方式。
之所以說那次環島不像旅行的原因是,我們總以為行程結束後,就可以不用負責任地離開,但是那次我產生一種說不上來的責任感,縱然世界有時並不會因為我們負了什麼責任而改變,而負記憶的責任,是一個詩人可以做的。
旅行的態度就是誠實,誠實地認清自身當下的處境,同時眼睛卻能微微地望向遠方。
沒有他者,自我意義的崩塌和重建就不會產生。詩的形體就是痛苦,而呈現痛苦的方式唯有孤獨一途。
旅行是一種極為嚴苛的自由
p236這天你身邊的人都是因為他寫了故事的開頭而不負責地離開,情節自行生長我們串聯將故事繼續接下去,縱然他們會來來去去,若你珍視和遵循與他們的每個片刻,那再沒有什麼是會變的。
Yi Sin Li 傷心人類學: 易受傷的觀察者 摘錄了一段文字。
2個月前
p56他們不是被懷舊之情所折磨,而是苦於在一個錯誤過時的年代活了太久。
Yi Sin Li 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摘錄了一段文字。
2個月前
p216失去的時候,你總要我閉上眼睛,想像一座山。
為什麼是山?我暫時停止心碎,歪著頭,感到不解。
.....
我們同時睜開眼睛,汗水沿著顴骨流下,彷彿真的去了什麼地方似的。
Yi Sin Li 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摘錄了一段文字。
2個月前
既然每個人都是彼此美麗而幽深的山谷,擁有相異的雲朵和秘密,那為什麼要在一起呢?要如何死命地,勇敢地創造碎裂的相同之處?
p185為了更加完整而純粹
你到底會不會愛?」「我不知道,愛都是你教的。」沙郡年紀
盡你所能的愛我,不要讓自己受傷。
直接將你帶到事情面前,你不得不去承擔,不要覺得自己做不到,否則什麼都撼動不了
不要覺得自己給不起
一切由溫度起始
訣別的直進是溫柔的往復
p208其實通往真實的方式就只是承擔,接納,並承認拆解過後的自己。
p210當你親自踏上別人去過的地方時,和那人相關的物事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滲入心中,把你身處的維度和另一個維度短暫地連結在一起。
不過,這種情況發生的條件是,你的悲傷已經沒有淚水,也不刻意抵擋死亡。
而我想,這樣尊崇時間,或許就是貼進永生的方式。
Yi Sin Li 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摘錄了一段文字。
3個月前
p34 事件正在發生時,會清楚地意識到時間正在流逝,即使陷入某種狀態或情境暫時忽視這件事,心底還是隱隱約約意識得到。事發當下的「共謀」,就是「接近」與「遠離」二者首次對視的時刻。
p48 即便已經到了遠方,這是不是也是「千百種限制與孤獨?」
Yi Sin Li 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摘錄了一段文字。
3個月前
長途旅行成為了練習守住祕密的過程,學習節制及保有自己的力量。練習在當下去信任時間、蒐集「痛」的源頭。
P34常常聽到「旅行是為了製造回憶」的口號,但我有時根本連當下都不知道怎麼製造。我唯一能夠確認的,就是事發當下的「共謀」,就是「接近」與「遠離」二者首次對視的時刻。
P32我會覺得這種受限的溝通形式十分迷人。
9個月前
p82顏色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、軀體和韌性,這感覺就像我們並不是在觀看它們,而是在它內部行走。
p83鳥獸留下的這些印記為冬日爬山帶來了獨特樂趣。你會有被陪伴的感覺,儘管是種遲到的陪伴。
每一條河流都同時經歷冰霜凝結、流水奔湧這兩股力量的交替。
9個月前
p82 流水凝結成冰的過程是山的另一個謎。我在奔湧的溪流裡感受過這種白色物質的強大力量,它毫不費力就淌過岩壁,卻在結冰時刻受到遏止和懲罰。不過結霜跟流水的鬥爭不會很快結束。這場角力在水的靈動和霜的靜止間幾經變動,奇異而美麗的形態由此誕生。
9個月前
p77不過,對那些願意側耳傾聽的人來說,水聲會細分成各種音符:湖水緩緩拍動的聲音,溪水高昂而清脆的顫音,還有洪水的咆哮。
10個月前
p58 我們繼續在明亮的水中行走,水面變得開闊起來;只要漂在水上或踏進水裡總會有這種感受。
p59 這並不是說那情緒不再是恐懼,而是感受到那普遍存在的強烈恐懼當時並沒有束縛我的靈魂;相反地,它釋放了靈魂,讓它延展。
p60 湖難以接近,這正是它的力量之一:寂靜。
某些時候,排除外界干擾的獨立反而必須,那不是為了特權人士,而是為了那些真正能理解孤獨的人。
p60 我發現,邊爬山邊說話的人在山上追求的是感官刺激,而不是濟慈說的超越之感。……然而,山常在我無目的漫遊時,向我袒露最完整的模樣。
10個月前
p44 如何理解山的本質?
p45 高地才是山真正的頂峰,山必須被視為一個整體。
p46向河水深處凝視,你會忘記時間的存在。由於記憶難以復原其光澤,必須一次次重返觀看,才能再現它的美。
p47要了解河就必須前往源頭。